问九双木

一位没有故事的当代女子高中生
本体大概是一只black cat
❤要来尝试一下喜欢我吗❤

大西洋的两岸

【味音痴】

不会坑的只是很少有时间打字【啊现在其实有几万存稿了但是我懒得打字

这章总觉得OOC超严重,把亚瑟写崩了的话对不起了米娜桑

果然用词还是小学生系列啊【悲伤的微笑

楔子

Chapter 1

【亚瑟视角

地狱吗?抑或是天堂?可这似乎与纷纷扬扬的神话中的样子都没有什么关系。那么,人间?把人间二字与之前诡异的对话联系起来,不会多么令人愉快吧。似乎多想一会儿都会引起头痛,那感觉,更像是妄想打开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时受到的严厉惩罚。


半躺在床上的时间也有一会儿了,从颈部传来的坚硬触感的不适,让我腾出一只手来揉揉有些许酸痛的后颈,略带僵硬地活动了一下脖子。果然是躺了太久了,从皮肉之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垂暮的老人一般。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般长叹了一口气,掀开身上的一层薄薄的被子,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被换成了是一套居家的衣服,软软的很舒服的T恤上印着傻傻的NICE DAY的字母样式,裤子是黑色的基础运动款。


或许不是病号服就值得引人庆幸了吧,可是紧接着的疑问是,不是医院的话,我会在哪里?啊,还是让我相信我被送进了一个什么鬼畜医院吧。


翻身下床,许久没活动的身体展现出一副不适应不习惯的样子。勉强活动活动筋骨,弯腰的过程中竟意外发现了床底下的一个筐。筐里,是一套颇有些似曾相识的衣服。我的 吗?拾起那件不很轻的夹克,很厚实,确实像是在寒冷之地才会穿的衣物。那么真的去了西伯利亚啊。一定有什么目的才会去那里的,怎么想都很蹊跷的样子不是吗?


皱着眉头将衣服抖了一抖,一把手枪掉落出来,帕拉军械公司P10-40.一把以高精准度闻名的微型手枪,思考时不自觉把玩了一下手中漆黑的物件。惊人的熟悉感,像是 遇见了陪伴多年的老友。啧,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了,弹匣中的子弹被用掉了两发,如果是自己所为,那真是,令人头疼啊。遇袭?自卫?又或者我才是那位攻击者?就算自己是,怕也是位失败的倒霉蛋吧,毕竟眼下落得了这般境地。


枪在手上把玩得很顺,顺的令我自己都吃惊。停下来查看自己的手,手指修长而略显的骨节分明,皮肤显出缺乏阳光照射的白皙,虽指腹处有一层薄薄的茧,但怎么看也不像与枪打交道之人的手。轻掂手中的枪,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但转而还是把枪扔在了床上,先去查看一下整个房间吧。白色 白色 满眼的白色。视线与这分不清边界的纯白触及久了,不免也觉得刺眼和压抑。眼瞧着恍若无边无际,但实际上也可能是近若咫尺的禁锢吧,总之,这地方散发着使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到底是哪个笨蛋才会想出这种鬼地方啊。房间里也几乎没什么家具摆设,可,为什么总是感觉有一股不怀好意的视线在房间中游荡着?


翻找了最有可能的几处藏匿摄像头的地方,均未有任何发现。可是对于直觉,又没有任何的怀疑,仿佛在内心已经认定了什么发现一般。危险地眯着眼睛打量一圈,鬼使神差地再次拿起那把手枪,以战斗状态般突然迅速完成了准备射击的一系列动作,手指轻搭在扳机处,仿佛寻找射击目标般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自以为可以陷害我的人,现在大概还没有出生吧。


“哼”


鼻子不自觉地发出充满鄙夷的一声。


活动筋骨般轻轻歪了一下脑袋,随之携带着的微笑使这动作有几分轻蔑的意味。但原本紧绷的全身肌肉又放松了下来,带着几分傲慢姿态般放开了手中的枪,任他做自由落体运动再一次砸到床上。


躺了这么久。突然有兴致,来陪你玩游戏了。

怎么办?不会还要,让我失望吧。


To be continued.

-蛤 死亡人口回归了诶!

打楔子的时候已经是暑假时候的事了真是对不起米娜桑啊!

虽然还有很多很多作业没做!我觉得半年了还是有必要发一发!

然后要好好中考了!

等我暑假回来一定努力打字!

评论(6)
热度(8)
©问九双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