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九双木

一位没有故事的当代女子高中生
本体大概是一只black cat
❤要来尝试一下喜欢我吗❤

【楔子】大西洋的两岸【慎入

【味音痴】

#初投稿(满大街都是的烂俗剧情

小学生文笔无误(这不能代表我是小学生(只是文科很废啊

人物严重OOC严重OOC严重OOC(敲重点

CP:主米英  副CP巨多【想要仏普

其他我自己也没定我会说?(完全没存稿而且剧情超慢的我

哇欢迎捉虫 初试同人初试小说(老脸一红

永远乱用标点啊希望食用没有毛病   

一些奇怪的地方习惯性喜欢打问号的我(歪头

还有总喜欢带一些奇怪的语气词 总感觉会有歧义(摊手

会尽量注意的

然后永远分不清视角的我

大概不定期更

巨坑了

以上大概瞎78废话#

【楔子

【亚瑟视角-


我醒了。


睁开眼睛,我便知道世界貌似变得不太一样了。说不清楚是哪里的不同,但他确确实实的改变了。似乎我的身体的触感变弱了许多一般。或许是我快要失去知觉了。或许是我快要死了。可惜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心头莫名沉重的感觉让我有些惶恐。


好像变成了一具尸体,冰冷,孤独,只是一缕一缕的还未散开的思维在这世界之上游荡。尝试抬了抬我的手,想要抓住什么,却沉重的像是被什么禁锢住,最终只有指尖可怜的颤抖了几下。至少没残废还能动大概也算可喜可贺了。


愚钝的知觉让我有些陌生和害怕。无力的阖上眼睛,脑海中呼啸着掠过几个破碎的看不清楚的画面,很陌生,还带着隐隐约约的刺骨的恐惧气息。


但总之不像什么美好的回忆。啧。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咯吱。 


门开了。


也许是太久没有接触到外界的声响?这声音吓得我一个激灵,没发觉的竟已半撑着坐了起来。原谅我才注意到这里不是一个密封的世界。这不能算是我的错,眼前的一切,白色,全都是白色,说是纯净不如说刺眼,窒息的压迫感在这白色之中暗波汹涌。


很戏剧化的是从推开的门后又走进来了一位穿着白衣的小姐。我有些无奈的小幅度扯了下嘴角,毕竟还是要留下绅士的第一印象的不是吗。


“柯克兰先生是吗?”是真的没有什么力气,我只好眨了一下眼表示应答。却发现那位小姐却似乎没有向我投来目光。是形式过问而已吗?或许是我多心了吧。“您是否记得您曾经在西伯利亚遭遇了一场暴风雪?”没有什么感情的问句听起来像是陈述,但我却只有陌生和疑惑?西伯利亚?我怎么可能会跑去那种冻死人的鬼地方?


好吧事实大概是我失去我的一段记忆,关于我现在的处境格外重要的记忆。记忆中的最近的画面还停留在我在家乡那个阴雨连绵的城市的单身生活?难不成被人拐卖了?赶紧摇了摇头甩开这个可怕的念头,该死谁会拐卖这么一个脾气暴躁的大龄剩男。


突然意识到那位小姐大概还在等待自己的回答,赶紧管理好表情,舒展开金色碎发下的独具特色的粗眉,重新以绅士的表情微微仰起头来“十分抱歉,我似乎并不记得了。这位小姐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她重新低下头,小幅度的摇了摇头。留下一句“打扰了。”便退了出去。可我却似乎从看的并不那么真切的她的表情中发现了一丝过于浮夸的惋惜和隐藏着的——窃喜?我柯克兰二十三年的正直人生也不是白活的。


直觉让我对她隐瞒了一些事,她提到西伯利亚的时候,刚醒来时从脑海中飞速闪过的几个画面又出现了一次,不列颠的直觉告诉我一定发生了什么事。那种铺天盖地风雪肆虐般的压迫在画面闪现一瞬间席卷了我,那真不是什么很好的感觉,就像,就像被死神扼住了脖颈。这让我对我凭空消失的一段记忆起了疑惑,还是跟随着直觉对这位小姐撒了一个谎。


不算出乎意料的,我捕捉到了她褐色瞳孔中流动着的得逞的碎光?留下的是我一个人还可笑兮兮的困在床上。狠狠地闭上眼睛不想去面对这个被空白充满了的空间。真是可怜啊现在的处境,被窃走的记忆,破碎的图像,过去到底有什么是被遗忘的啊。还是自己被这虚无的世界所遗忘了吗。


只有一个一个接踵而来的困惑,却没有答案甚至毫无头绪。长叹一口气,放空一般瘫在床上,眼睛直视着纯白的天花板又像是涣散开来没有目的地的视线。


我。到底在那里啊。

【TBC

哇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些啥咯

不过这次还打的挺顺的是实话。

但是似乎很水的样子qwq

对不起把亚瑟写崩了啊(不要脸求原谅

毕竟水平有限啊我尽量努力吧

自己写才知道人物性格真的很难控制啊QAQ

希望有小仙子喜欢就最开心了

评论(2)
热度(12)
©问九双木 | Powered by LOFTER